广东快乐十分

欢迎访问情感生活资讯网

白先勇:把《红楼梦》的著作权还给曹雪芹

时间: 2019-05-17 16:46:30 | 作者:张歆艺 | 阅读:200次

作家白先勇,在美国教书几十年,直到2017年成书《白先勇细说红楼梦》,在这本书里,他尤其推崇程乙本,并举出了多个从语言、剧情、人物形象上,程乙本红楼梦与其他版本的差异。白先勇以小说家的身份,重新解读红楼梦,尤其侧重后四十回的作者归属。
把《红楼梦》的著作权还给曹雪芹!4月20日周六下午,白先勇携新作《正本清源说红楼》再度郎园开课,探讨《红楼梦》后四十回与版本比较,且随白老师一起正本清源说红楼。以下是当天活动的实录精选:

白先勇:把《红楼梦》的著作权还给曹雪芹

白先勇:
各位来宾,大家下午好!
去年我在这儿讲的时候,就讲了《〈红楼梦〉后四十回的悲剧力量——宝玉出家跟黛玉之死》。为什么后四十回那么重要?还讲了《抢救尤三姐的贞操》,因为现在有两个版本,一个是庚辰本,一个是程乙本,这两个版本里尤三姐的形象完全相反的,一个把她写成淫妇,一个把她写成烈女。今天我再继续去年的两大主题,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更深入地讲这个事情。
我先讲讲后四十回的来由。《红楼梦》是乾隆年间,他1762年过世的,之前就有很多手抄本流出来了。这个手抄本都是前八十回。现在发现的手抄本有12种,当年一定不止这些。当年曹雪芹写这本书的时候,消息已经传出去了,在当时要看的人很多,抄出去可以在市上卖稿子,很贵的。当年印刷不发达,后来才印出来的。当时很多手抄本,这是前八十回。
现在流传到今天的12种本子里,有二十几回,十几回,五十几回,最多的七十八回,这些本子都是过录本。庚辰本是1760年出现的,在曹雪芹死的前两年出现的庚辰本,应该是那个年代的,现存的这个也是过录本,后人的Copy,也经过很多人手抄的。手抄的那些人不一定很有学问,他抄的时候可能有错误的。庚辰本还有一个特点,有一个“脂砚斋”,知道曹雪芹的家世很深,写很多批语。有时抄书的人看到字里行间有评语,就把这个抄到正文里了。所以,抄本的问题也多得不得了。但是,现存的手抄本作为研究本非常重要。
那为什么后四十回后来才找着?有一个理论相当可信,贾府在后四十回被抄家了。曹家在康熙时非常得宠,三代人都做江南织造。而且曹雪芹的祖父曹寅非常有学问,康熙让他编《全唐诗》,他对曹雪芹影响非常大。后来换了朝代了,曹家站错边了,就被雍正抄家。曹家被抄家了,后世还写抄家,这个传出去还了得?那个罪不轻,重则杀头的。所以,有个说法是,后四十回不敢流出去了,收起来了。我觉得这个是可信的。
1791年曹雪芹过世了以后,有个程伟元。程伟元是书商,也是读书人,一生都在关注《红楼梦》,收集《红楼梦》的稿子。前八十回当时流行的很多手抄本有了,后四十回没有,但回目早就存在了,可见曹雪芹写完了的。他到处搜罗,在有些藏书家那里、有些故纸堆中,他找到二十几卷,又在鼓担上(当时的鼓担是收集古物的一个地方)找到了十几卷,凑起来就成了,下大价钱买,买了以后上下还接得起来,不过稿子很多已经有点残缺了,“漶漫不可收拾”。所以,他邀了高鹗,把它“抄成全部”,在1791年用木刻活字版来印出第一本《红楼梦》。1791年这一版叫程甲本,很仓促就印出来了。到了第二年,他又花了大功夫改了不少错误,又印了一本,叫程乙本。因为程甲本出来得早,一时洛阳纸贵,非常流行,反而程乙本没有那么流行。从此以后就没有手抄本了。这是一百二十回本的来由。

白先勇:把《红楼梦》的著作权还给曹雪芹

到了民国时代, 1921年的时候,上海亚东图书馆的汪原放,对《红楼梦》非常喜欢,也是书商,这个人把程甲本用新式铅印印出来,用新式标点、新式段落,现代的读者非常喜欢。这一来又是大流行。这个本子发行的时候,胡适写了一篇很重要的文章叫《红楼梦考证》,等于是它的序,考证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是曹雪芹,还考证曹家的历史,考证出曹寅是曹雪芹的祖父。更重要的一个论点,他认为后四十回是高鹗写的,他称它为“伪托”。为什么是“伪作”呢?有一个乾隆、嘉庆年间的诗人,叫张问陶,写了一首诗给高鹗,《赠高兰墅鹗同年》中有一句“艳情人自说红楼”,有一个注:“《红楼梦》八十回以后,俱兰墅所补。”胡适就抓紧这一条,解释这个“补”是续补。但这个“补”字很有学问,它可能是“续补”,可能是“修补”。胡适又说,程伟元在藏书人那儿弄的二十几卷,在鼓担上又找到十几卷,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儿?天下巧事很多,而且程伟元不是偶尔得,他多少年一直在找。我觉得天意垂成,皇天不负苦心人,让我们最伟大的一本书最后的四十回被程伟元找到了,这本了不得的书才面世,八十回写得再好是残缺的书,那不能成为经典之作。
胡适这一锤定音不得了,这下影响了几十年。他的大弟子,最重要的一个红学家俞平伯,把这个结论后四十回发扬光大,影响了好多人。现在,这个理论越来越站不住脚,更多的证据说后四十回是曹雪芹的原著,是高鹗跟程伟元修补的。俞平伯也很了不起,他一生本来都在宣扬后四十回是伪作,临终前幡然悔悟,撂下很重的自谴的话,他信念动摇了:“胡适、俞平伯是腰斩《红楼梦》的,有罪:程伟元、高鹗是保全《红楼梦》的,有功。大是大非!千秋功罪,难于辞达。”除了俞平伯以外,还有很多人,也跟胡适持相反论调的,我编的这本《正本清源说红楼》里都有讲。
林语堂,他写一篇很重要的论文叫《平心论高鹗》,他的论调,后面绝对不是高鹗写的,高鹗只是修改而已。他举了很多例子讲这个。
夏志清,他著两本书,一本是《中国现代小说史》,另外一本《中国古典史论》,在汉学界影响非常大。他说:“没有后四十回我们便无法估价这本小说的伟大,那么,对后四十回进行批评攻击并且仅仅根据前八十回来褒奖作者,我认为这是文学批评中一种不诚实的做法。”
王蒙,很有名的作家,他说:“我宁愿设想是高鹗或某人在雪芹的未完成的原稿上编辑加工的结果,而觉得完全由另一个人续作,是完全不可能的,没有任何先例或后例的,是不可思议的。”
现在我来讲一讲我自己的看法。第一,世界上的经典小说,能够传下来的小说不多。现在20世纪,经典小说太多了,什么《战争与和平》、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、《尤里西斯》,很多西方的,再早一点《包法利夫人》,很多西方经典小说,没有一本是两个作者或者两个作者以上作的,不可能。个人有个人的见解,个人有个人的风格,绝对不可能。另外,曹雪芹说他前后有五稿,一定自己也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,我自己写小说,第一稿跟第五稿有时完全面目全非。所以,自己也许有矛盾的。前面八十回千头万绪,后四十回如果换一个人怎么接得上?那么多的线索,如果不是一个作者,绝对想不到的。
文章标题: 白先勇:把《红楼梦》的著作权还给曹雪芹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qysc86.com/zheli/977.html